hhoo蒲公英

原创公众号内容,属上海h-hoo(鸿虎)企业管理咨询公司所有,不可擅自转载、盗用、抄袭用于任何商业途径。hhoo蒲公英定位小众,每周推送1篇清新的文艺或不同观点的商业类文章,部分文章在网易“乐乎”同名平台上可以浏览,微信是“hhoo蒲公英”全内容唯一的首发平台。

©hhoo蒲公英
Powered by LOFTER

hhoo蒲公英【20170121】第128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61首

流水浮青灯

 文/h-hoo利华

 

 

村头巷口的人家

细雨薄雾

一舟一伞一佳人

一江脉脉笑颜盈盈

我爱上了妖的缺点

用一朵花盛开的时间

把这场遇见

成为一座倾城的事件

轰然而来

那是聊斋里的小生

路过狐媚出没的山野

不忍心多看了那一眼

是的

就是那一眼的照面

人生如此

谁知

 

是夜

流水浮青灯

抿笑着一对梅酒

衣袂飘飘

即使近得眉目相接

仍是提灯相望

那娘子官人

吐气生莲

把圣贤的诗诗词词句句

翻弄得尽是你你我我卿卿

尘世来来去去真真幻幻

红红莺莺暮暮朝朝岁岁

一觉复一觉醒来又黄昏

此生做鸳鸯来世不羡仙

人生如斯

管他

 

2017年元月17日 贵阳


hhoo蒲公英【20170107】第126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60首

水浒传·折翼天使

文/h-hoo利华





圣人的书经我念过千万

如同我吃过红尘的烟火无数

我伫立在二十一楼的窗台眺望

林城的冬夜烟雨迷蒙

世人说那是雾霾

其实是圣人撒手的孽障

他们已经离开久远

不再理会我们的疾苦

负天下而去

 

我努力地翻开经卷

把它于桌上一分为二

纵横捭阖

我发现

上半部如是我的理想

明亮而无与伦比

就像我折翼的翅膀

下半部如是我的肉身

卑鄙而貌丑如猪

就像这阴郁湿冷的气候

 

我手刃过生灵

施以行仁善之义

不过是物欲缠身

我疯狂地吃斋念经

施以超度众生之名

不过是自身难保

人为刀殂我为鱼肉

逼我

我若不语

那就是窥见了局

动了杀念贪念盗念淫念......

 

2017年元月4日  昆明


hhoo蒲公英【20161231】第125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9首

晚风

文/h-hoo利华

 

 

夏天有一个深夜

我驾车路过她的公寓

停在不远却够得着的地方

远远看着她家的窗台

台灯的下她温柔的脸庞凝聚在心头

我喜欢看她专注和思索的神情

甚至着迷

这是种我本不该贪恋的细节 


困在梦里来回往返

难以触摸依然神往

因为每个人的内心都会有一个

不可企及的地方

远远地看得到

却找不到前往的道路

甚至荆棘密布


1999年来到一个地方

2002年离开那个地方

那是温柔和热情的地方

海风贴在我张开的五指

仿佛能捧在心里却抓不着

她像风一样自由

来去

甚至石沉大海

 

鱼缸里没有鱼

水龙头滴滴答答

一张宽敞的双人床铺

剩在那里

我曾整晚卷缩在角落里发呆

有时候

独自坐在床边抽烟

烟烬的时候

会是什么

我知道


月光随海风爬上窗前

熟悉的气息充斥

远方不知在何方

我拥着我的晚风

孤独地睡去

在晚风的梦里

在晚风的经过的海边

一个人蹒跚踯躅

于孤独中生活

和终老

 

2106年12月18日 贵阳


hhoo蒲公英【20161210】第121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8首

我为江水

文/h-hoo利华

 

 

一条江

四季的风吹过

芦苇草丛和我儿时的背影

露水迎着片片晨光

闪烁路人迷离的眼睛

我从我家乡清水江边过来

江面上雾气腾腾

袅袅

像你婀娜的身姿

缓慢

随水流缠绵

我从小就喜欢安静地

一个人坐在江边的石头上

望着江水离开

我一出生就在见证

那些从我身边离开的江水

那些

我一生都从未想要过的

那些过去的人

那些过去的事

再回头

再重来

就这样像我家乡的江水

每天都在奔流离开

漂泊

经过他乡

经过他人

一如我每天

都在流连而孤独

我是踏江而来的

我漂泊是为了什么呢

我想我早已经化为了江水

寻你而去

 

2016年12月9日 贵阳


雨落在我眼睛

hhoo蒲公英【20161126】第119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7首


雨落在我眼睛

 文/h-hoo利华


光阴起落

摄取我的年华

轻车熟驾如庖丁解牛

我渴了就喝口酒

或者找家酒馆落脚

过客醉在桥栏边呓语

姑娘开着电灯失眠在雨水充沛的山城

我用我皱皱巴巴的诗歌导航

抛锚在雾重重的乡村公路边

我路过你的河水


星夜是迷乱的

游游荡荡

我仿佛在前方

触摸到你潮湿的肌肤

远处是几户洒落零散的人家

我呼吸渐重

好想依山河同眠一宿

特别

是当你正在经历过这片土地

焦虑

似一种积极防守

胶着

消失会像鸟儿一样...

酒人酒语 · 三章【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5首】                      

2016-10-29h-hoo利华hhoo蒲公英hhoo蒲公英

hhoo蒲公英                                 

微信号h-hoo3123

功能介绍hhoo蒲公英定位小众,已获原创保护。一个70版自己和自己死磕的熊人,分享多角度的观点、多层次的感悟。每周6清晨07:08推送1篇文艺或商业类文章。爱上清晨,爱上阅读,爱上蒲公英。

hhoo蒲公英【20161029】第115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5首

酒人酒语 · 三章

  文/h-hoo利华

 


第一章 酒语

 

我曾发过誓言从此不再写诗

如同我曾发过誓言从此不再喝酒一样

殊途同归

结果令人遗憾和憔悴

很长一段时间形同枯槁

轻佻如蝼蚁偷生

单薄得像一扇蝉翼

以为义正言辞

实则信口雌黄浑水摸鱼

对于一个在炼狱里酒精考验的老同志

有时候

喝酒这玩意儿

其实就是陪上帝聊天儿

很多的时候

生活会突然令我们狼狈不堪

撩牙裂齿如同骂街泼妇

关键还得理不饶人

咄咄不休就像一只丑陋的赖皮狗

喝酒的理由关乎找寻

成为那些不可能成为回忆的往事

林林总总

以至于我怀疑

我的某段记忆曾被上帝抹去

或者就是直接偷盗

留下空白赤裸裸地

一贫如洗

我百思不得其解

也许那是一段不堪的经历

也许是一段被放逐天际的梦魇

在被诸神遗忘的角落里

告诫自己还是如是记录

我和酒有关是事情

也可能是一段荒唐岁月

也可能

这就是我的人生

 

 

第二章 宿醉

 

还是关于酒

是一个玩意儿

品饮的时候可以人酒合一

心无旁骛

只有爱酒之人才能深知其中的奥妙

酒国里的最高境界就如同自由经济

每个人都可以举杯相邀

觥筹交错各得其所

告诉你了你也不会懂的

犹如今晚

这又是一个醉酒的深夜

常常经历这样的落寞

街边的楼群直指天空

人们早已蜷缩在梦中

行色匆匆

我坐在宽敞的商务车里

摇摇晃晃

行驶在城市的丛林

大脑发酵着空白

闪烁的霓虹

泛黄的身影

我想我也许就是一个罪人

我从23岁喝到现在已渐苍老

不堪的是到现在还是两手空空像一颗尘埃

卑微而渺小

 

 

第三章 寻找

 

在夜深人静的时候

我常常在酒醉的梦里看见自己

端坐在家乡的小溪边呜呜哽泣

思念如同一匹廋马

只能被往事牵着走

仿佛昨天

只是每当想起你的日子

孤独宛如潮水

淹没我的头顶

连同我的伤痛一起窒息

我从来都不适应

如此反复地望眼欲穿

肝肠寸断

如果

非要安排我如此地牵挂

我很想写封信给时间

告诉一个无法排遣的伤痛

在当我年少离开以后就开始的牵挂

你常常在那里徘徊着

无法触摸

你的样子早已模糊在记忆里

是你让我苟活在这世间艰难地呼吸

是你让我在醉梦里哭天喊地地寻找

尽管你的身影

很像家乡一望无际的油菜地

沉淀得密密麻麻

风徐徐吹过

让我只能怀念

 

2016年10月27日 上海


hhoo蒲公英【20161015】第112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2首

烟草彷徨

  文/h-hoo利华

 

 

 

相爱着却在分离

活着却慢慢在死去

思想分裂着肉体

欲望汹涌地冲筏着

我们在魔法的世界里挣扎

可爱可笑着

可怜可悲着

生命就像那一场马戏

或者似小丑眼里悲怜的希翼

 

我曾恶毒地诅咒卡尔·马克思

就是因为他以为自己就是上帝

其实他连家人都照顾不了

人间正道是沧桑是一个高高在上的

伪命题

或者孤独滑稽的笑话

即使我只是一只苟且的蝼蚁

也要按自己的卑微的方式活着

任何人都不能做我的主

我只是我自己的主

 

昨晚我有梦见了我的少年

穿着劣质的塑料凉鞋上学

光着脚丫参加校运会

有时候只要一个馒头就可以的

长大后我就只喜欢烈酒和烟草

还有女人

本来世间可以尚存一息温暖的

先是卡尔的阶级斗争毁掉了我

后来又被女人毁掉了我

接着酒也毁掉了我

现在就剩下烟草陪着我

在孤独的长夜里明灭

在油灯枯草中闪烁着微光温暖我

 

幸好还有朋友

朋友,请递给我一颗烟草吧

或者陪我坐坐

告诉你吧

一根烟的时间就是我最幸福的时光

刹那间可以忘记我的少年

阶级和我的女人和酒

我可悲的一生

随着慢慢荡开的烟圈

雾雾腾腾地把孤独消散而去

我不会泪流满面的

我会笑着抽着烟草

我不会和你寒暄客气的

我会默默地一根接着一根地抽

直到忘记世间还有语言这多余的东西

就剩下朋友和

一根又一根彷徨的烟草

 

2016年10月11日 贵阳


hhoo蒲公英【20161022】第113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3首

闷骚型男人的问题

文/h-hoo利华

 


朋友

我是地地道道在这片高原长大的男人

从小就在村里光起脚丫

生火做饭耕种收割放牛砍柴挑粪喂猪

长大的

你们只是不太了解我而已

除了偶尔也会闷骚外

我也有很多乐趣

很多人们也会被我逗笑得不亦乐乎

甚至歇斯底里根本停不下来

我也曾想过做一个恶棍王八蛋

甚至月黑风高杀人越货

落进下石

也曾立志仗剑行侠天涯

手刃小人于百万乌合军中如探囊取物

最后学圣人大隐于市观赏芸芸众生

写诗也是我标配的爱好

我从十八九岁写到四十多岁

无论发表过还是没有发表的

有好诗也有不好的诗

就像独自行走在这片耸立的高原

也会遇到盗贼和贵人

我也做过很多好人好事

帮助过穷困孤独

还拯救过人的性命

我也会控制好我的欲

无论是食还是性

后来发现

意淫才是最好的欲

不挑吃才是最好的吃

很多人难以抵至其境

只有极少的人方能登临高峰

而一览无遗

我也会烧一两道好菜

如果是和好朋友对饮

偶尔酒量也会比较惊人

我也经常对人好人也经常对我不好

我居然发现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问题就是不是我有问题就是对方有问题

这终究是一个不好的问题

我痛苦和快乐的时候都会偶尔想一想

可能这两样都是不正常的

至少之于这个清明浑浊的盛世来说

还是有耳不闻

有眼无珠

有口莫辩

不怒不嗔

不骄不纵

不三不四

扮和尚尼姑假装修行吧

那确实

因为我不知道

上帝会怎样定义我的一生

这真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2016年10月18日义乌


哈喽,祝长假愉快!外出度假安全第一。

hhoo蒲公英【20160910】第107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50首    

 

行走的十三行诗

文/h-hoo利华

 

 

天空有飞鸟

野百合亭亭玉立在山野

离离原上的草

不种不收

朝露在晨光中闪烁着光亮

我赤足路过

我从荒芜的世道走过来

踏过钢筋水泥

翻越高山流水

唾弃附庸田园的朽人

嘲弄官僚和庸众

还用铁和血

手刃过万劫不复的小人

 

我裸身在自然

我用树叶卷着烟草

用清泉煮茶

餐风饮露

满目生机盎然的苍翠洗净我的双眼

在牛背上午觉

麋鹿在我的身边吃草

我疲惫的肉体在日月光阴下日渐丰满

江河湖海充盈着我的血脉

我开始用灵魂仰望星河

我从哪里来

往哪里去

这似乎不是个问题

 

我原来喝酒吃肉

后来饮茶

喜欢夜深人静

我常常喝浓黑苦涩的咖啡

除了要保持清醒

更重要的理由是不想睡觉

因为每个人最终都会长眠

有的是时间睡觉

活着的时候睡觉是一种无耻

乘着还有时间不停地行走

从南到北

从白到黑

以便路过很多的人事

 

猴子洗澡就像小人得志

从车水马龙走到人迹罕至

从长河落日圆到大漠孤烟直

释迦牟尼都在警告世人

吃人肉喝人血太多

身上的寄生虫是洗不净的

看看身后过去

好多人事不过是一种笑话

还不如一颗尘埃或者一缕青烟

不朽和那些大义凌然

统统如此

唯有时间屹立不倒

恒古和冷峻。

 

2016年9月6日 怀化

【更多内容在原创微信公号:hhoo蒲公英】

hhoo蒲公英【20160827】第105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49首    

 

我这里没有大海

文/h-hoo利华

 

 

亲爱的

我这里没有大海

只有一条不会说话的清江水

飞鸟属于天空

百合花属于田野

而我蹒跚在江边

江水属于我

风从他乡飘到另一个他乡

风也属于我

想你的时候我就是风

长发飘飘

是我轻抚过的

孤独的时候我就变成水

荡漾在你黑白清澈的眼眸

年华湿润和温暖

光阴停留在你的白齿红唇

就算为你翻山越岭

就算为你翻山越岭

就算遍体凌伤

就算日月星辰

浮浮沉沉

从我苍老的身旁流走

但回去还是你回来

这是一个披星戴月的问题

让我从白到黑

餐风露宿

亲爱的

每一次想起

我就风尘扑扑地想去看海

真的

因为我这里没有

有的只是一江的水

不会说话

自顾日夜奔流

只有那风

无处不在地孤独着

 

2016年8月23日

【更多内容在原创微信公号:hhoo蒲公英】


 


hhoo蒲公英【20160813】第103篇文章

诗集《呓语丛生的梦境》第48首    

佛曰如是我闻

文/h-hoo利华

 

 

从东往西往返

天下熙熙攘攘

光阴朝来暮去

我却全然无知

白天和黑夜

是否还存在

时间孤独地消失

在我老无所依的生命里

在这个翻手云覆手雨的世道

 

如果可以

我愿为一阵风

抚过你的脸

或者是那风中的尘

落在你衣裳

或者为一只鸟

每天清晨站在你的窗前

如果可以

我愿是你

替你承受苦涩和疼痛

 

很多的时候

我总是百无聊赖

面对一方白纸

很难写下那些话语

那是来自我心的

想对你说的那些话语

时间这样从笔尖下悄然流逝

每天近乎无耻地

吃饭

睡觉

穿衣

洗脸刷牙

还有墨守

和寡言

 

毋庸物喜己悲

其实要的不多

甚至不要

够活着

苟且也行

如是蝼蚁

如是草芥

万劫不复

宁在所不辞

然则何如?

 

你得人言

你不得人亦言

你无欲求

人复更言

然则何如?

佛祖拈花于树荫

原本菩提有树无树

然则何如?

若乐众者

则受众恼

若自牺牲

仍受众嘲

然则何如?

佛曰如是我闻

世间有水而无上善

吾凭一衣一钵足亦

 

2016年8月4日 观山湖区 

黄历:孟秋,大雨时行,寅命互禄,丁,己命进禄。

[更多内容在原创微信公号:hhoo蒲公英]